您的位置:

首页  »   淫荡人妻  »  [我的娇妻欣儿]作者:xiaodaozi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的娇妻欣儿]作者:xiaodaozi
我的娇妻欣儿
 

 字数:20958字
下载次数: 445



 


                (一)
 
  我的小娇妻欣儿与我是青梅竹马,我家和欣儿家是离得不远的邻居。因为我 和她只差半岁,所以我们是从小学到高中、大学,一直在一起。
 
  我和欣儿在初中有了暧昧的感情,到了高中才开始正式在一起;因为欣儿的 家教很严,所以在高中我只是尽情品尝了欣儿的双唇,连双峰都是在我们都考上 了大学后才肯让我去抚摸。所幸到了大学后,欣儿慢慢变得开放起来,终于在大 二我的一次生日夜晚,我剥去了欣儿身上最后的薄纱,在欣儿的颤抖中占有了这 个令我魂牵梦萦的娇躯。
 
  大学一毕业,我们双方的家长就坐在一起,没和我们商量就把我们的婚事决 定了,所以在我们23岁时,欣儿正式嫁给我,成为我心爱的小娇妻。
 
  欣儿身高1米65,个子不算太高,但是小巧玲珑的身材加上白皙的皮肤、 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看上去像一个可爱的洋娃娃;最让我喜爱的是欣儿的一双 玉足,小巧细嫩,让我痴迷不已。不知多少同学眼红我,说我要走了狗屎运,早 早都定下了这么可爱的美人,我总是在他们的嫉妒声中满心欢喜,同时也发誓要 一辈子好好爱护欣儿。
 
  因为我们的家乡是一个小县城,我和欣儿结婚后又回到了我们上大学的省城 H市去拼搏。欣儿很快凭着自己的专业在一个妇产医院找到了一份工作,我却因 为专业的原因迟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这使得我焦急万分,几乎天天在人才市场里泡着,但简历不知投了多少,也 没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我开始有些心灰意冷,甚至有了回到家乡的打算,但就 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学长,这个学长不但把我的事业留在了H市,而且带 给了我无比刺激的经历。
 
  这个学长姓林,大我五届,从一毕业就利用家里的关系开了自己的公司,打 拼到现在已经有了上千万的营业额,手下也有十几个人。也算是缘份吧,本来这 个学长只想来找个出纳,但是看到我的简历后还是把我留了下来,进入了业务科 室。
 
  我非常感激学长的照顾,跑起业务来也是十分卖力,加上我比较会来事,酒 量也可以,慢慢地,学长一些应酬也都把我叫上,我和学长的关系十分亲近。 
  随着收入的提高,我和欣儿的日子慢慢地滋润起来,我和欣儿租了一个60 平米的房间,开始了幸福的二人世界。我最喜欢的事就是晚上吃了饭后,欣儿洗 漱完毕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就坐在沙发的另一边,细细把玩欣儿的细嫩玉足, 往往是把着欣儿的玉足又摸又亲,然后慢慢向上,最后到达让男人沉醉的桃源之 地,掀起一次次爱欲之浪。
 
  工作顺利、老板赏识(以后不称学长,只称老板了)、娇妻甜美,在外人看 来,我的生活可以说没有任何遗憾。但是谁也不知道,在我心里的最深处,有一 股凌辱之火在熊熊燃烧。
 
  那是最早在看《少年阿宾》时,我对阿宾和其它美女的做爱没有什么特别感 觉,但是看到钰慧一次次出轨,和阿吉、和眼镜仔、和学长、和文强,让我感到 一次又一次一样而且特别的刺激。特别是在最后,阿宾和钰慧结婚后,阿宾在录 影带上看到钰慧和媛琳的老板在办公室做爱的场面,每每让我忍不住手淫喷出。 
  到了后来,我看到胡大的《凌辱女友》时才恍然大悟,原来在自己的内心深 处,我十分渴望看到一个男人当着我的面分开我心爱小娇妻的双腿,把那比我还 粗还长的阴茎狠狠地插进小娇妻细嫩的阴道,狠狠地蹂躏我最心爱的小娇妻。 
  可惜这个愿望实现起来太困难了。首先,欣儿是家教比较严格,甚至有些保 守,我在一些热闹的场合和她亲热,她都会娇羞万分。其次,怎样找到一个可以 保守秘密、不会影响到我家庭的男人,也是一个十分头痛的问题。所以,虽然随 着时间的流逝,我心里的凌辱之火越来越旺,但是我还是悲观的认为,这一辈子 估计是没有指望来实现这个梦想了。
 
  愿望总是在不经意间实现。那是一次宴请客户,老板照例叫我一起去吃饭。 吃完饭后,我照例有礼貌地告别,因为我知道老板和客户后边的节目我是不方便 参加的。没想到这次客户喝得有些多,加上又是打搅了好多次了,就拉着不叫我 走,说一起去洗澡。
 
  我为难的看看老板,老板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着对我点点头,于是我们 是三个一起去了洗浴城。在换衣服的时候,我猛然发现老板的阴茎大得可怕,在 疲软的时候都有10厘米左右,不由得心里一动。
 
  后边的事情不用说大家都知道了,洗浴后一人一个小姐,但是我在和小姐做 爱时,脑海中却总是出现老板那长得惊人的阴茎,不由自主地想象那根粗大的阴 茎如果插进欣儿红嫩的阴道的话,那是多么刺激的景像啊!心里想着,动作不断 加大,忍不住在小姐的体内发泄出来。
 
  当完事后大家各自回家,我回到家已经11点多了,欣儿已经入睡。我看到 欣儿白嫩的娇躯,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刚才的念头:小娇妻欣儿白嫩的身体在老板 身下颤抖着,承受着狂风暴雨般的抽插,欣儿呻吟着、喘息着……我不敢再想象 下去了,刚刚发泄完毕的阴茎又一次勃起,扑上床去,剥下欣儿的小内裤,慢慢 沉了进去,开始抽动起来。
 
  欣儿在睡梦中被我的动作惊醒,当看到是我后,睡眼朦胧的娇嗔着,但是也 配合着我蠕动起来。不知道是我刚发泄了一次,还是那凌辱的念头刺激着我,我 比平常的时间大大延长,最后欣儿都忍不住喘息着对我说:「老公,你今天太厉 害了!」
 
  云雨之后,欣儿再次昏昏入睡,我却搂着赤裸的欣儿,睁大着双眼在黑暗中 思考着、筹划着……
 

                (二)
 
  自从上次和老板、客户一起去过洗浴城后,我和老板的关系更加亲密。
 
  在陪客户吃完饭后,我不再单独离去了,而是也参与到了后边的节目里,回 家的时间大大推迟,经常半夜才回家,使得欣儿都有些不满。幸好不是经常都这 样,而且我的收入也比以前有了明显的提高,才把欣儿的怨言化解下去。
 
  又是一次宴请客户,不过因为这客户自己带了一个小蜜,所以吃完饭后也就 没有了后续节目。我也高兴地认为可以早点回家了,因为这次实在是喝得不少。 
  没想到送走了客户,老板醉醺醺的对我说:「先不要回去,一起去洗个澡, 醒醒酒。」我看到老板的样子,也担心他现在开车回去路上出事,就和他一起去 了饭店附近的洗浴城。
 
  这是第一次就我和老板两个人来洗浴,因为我和老板也多次来玩了,所以这 次老板点了两个小姑娘来推油,而且还是和我在一个房间里。
 
  闲话少叙,当我看到老板的阴茎在小姑娘的手里慢慢膨大起来时,我和那两 个小姑娘都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老板的阴茎大约有20厘米,阴茎又粗又大, 那龟头像个鹅蛋,给老板推油的小姑娘还笑着给老板开玩笑,说老板的太太真有 福气。
 
  我看看老板的阴茎,再看看自己的阴茎,不由得惭愧的叹口气,但是让老板 上了我小娇妻的念头确实越来越强烈。
 
  做完了推油,我和老板在包厢里休息喝茶,老板和我聊着天,发现我不住地 偷看他胯下之物,忍不住笑骂我:「看什么看,自己没有吗?」然后哈哈大笑, 接着又向我开玩笑的说:「怎么,羡慕哥哥的家伙了?是不是想让弟妹也尝尝鲜 啊?」
 
  我听了老板的话,一股热血冲到了头顶,心脏跳得飞快,忍不住仗着酒意答 道:「林哥,真的,我是想请你去给欣儿做一次。」
 
  老板见过我的娇妻,知道是个千娇百媚的美女,听了我的话,哈哈大笑着, 认为我是在开玩笑。但是他看我一脸认真的看着他,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慢 慢收住了笑声,不解的看着我。
 
  事已至此,我也不顾什么羞愧了,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他,告诉他我只 想看他狠狠地干我的娇妻,把精液射满欣儿的子宫。
 
  老板听了我的话,忍不住又微笑起来,对我说:「以前只是在小说中看到这 种事,没想到在我身边也有啊!」接着又宽慰我,叫我放心,他绝不会把这事传 播出去。
 
  我这时已经从刚才的冲动中冷静下来,想了一下,于是和老板定立了『约法 三章』:
 
  一、我不是卖妻,所以我不会要老板一分钱;
 
  二、因为我的娇妻性格保守、羞怯,所以我要想办法慢慢让她就范,在老板 和欣儿的性事中,老板一切要听我的;
 
  三、老板不能单独和欣儿联系,一旦我和欣儿不愿意了,那这事就此结束。 
  老板全部答应了,并且再次保证让我放心,不管这事成不成,他绝不会把这 事告诉第三个人。
 
  回到家里,我开始考虑怎样让欣儿同意这件事,但是我思来想去,却怎么也 想不到办法。
 
  在以前的性生活中,我也曾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过一些类似于「你的乳房好 美啊,如果让别的男人摸,要美死他」之类挑逗的话,可惜保守的欣儿总是骂我 「要死了」,虽没有翻脸,却怎样也继续不下去了。
 
  怎么办?我想了两天,只有用欺骗的手段来让欣儿自愿献身了。
 
  我把主意和老板说了,让他准备好。
 
  又过了几天,这天欣儿休息,一天都在家,下午3点多,我和老板通个气, 和他说好在什么时间给我打个电话。待把电话内容及怎样实现商量好后,我怀着 紧张和激动交织在一起的心情回到了家中。
 

                (三)
 
  到了家门口,我长出了口气,然后换上一脸焦虑和阴沉的脸色。一进家门, 欣儿见我回来得这么早,奇怪的正要问我,但是还没有问出来就被我脸上的表情 吓住了,连忙问我怎么了。
 
  我用沉重的口气告诉她:「我出大事了。」然后对欣儿讲了个我编的谎话, 说我轻信了一个老客户的话,没有收到汇款就把货发出去了,现在那个客户电话 也打不通了,整整五十万啊!
 
  欣儿听我出了这么大的漏子,当时就吓呆了,脸色雪白,口中喃喃道:「五 十万……」我这时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继续说:「现在公司怀疑我收了那个客户 的好处,业务科长已经说,如果找不回钱,就报案抓我。」
 
  听得到我的话,欣儿的眼泪马上就流下来了,紧张的抓住我的手,好像一松 手,我就马上会被抓走一样,连着说:「怎么办?怎么办……」我看着欣儿的眼 泪,心里难过极了,真想对欣儿说,这是我和她开玩笑,是假的;但是又一想, 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就咬牙把实话咽了下去。
 
  我搂着欣儿,坐下商量办法,说我明天再和客户联系,但是就怕公司里的人 不相信,没有耐心。实际上,我这番话是漏洞百出的,如果我真的出了这么大的 事,公司早就把我限制起来了,哪还容得我一人回家?但是这时欣儿的心早就乱 成了一团麻,根本想不到这点。
 
  就在这时,老板按照我的约定,把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问我是怎么一回 事,我在手机里和老板再三解释,最后说要去见老板亲自解释。老板说,他就在 附近办事,一会到我家里来,我连忙答应了。
 
  欣儿和我搂在一起,电话里老板严厉的声音,她听得一清二楚,见我放下电 话,急忙说:「等林哥来了,好好和林哥解释一下。」我假装难过的说:「怎么 解释?五十万啊!」听了我的话,欣儿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我装作沉吟了半天,对欣儿说:「欣儿,因为公司是林哥的,如果林哥不追 究,就算了,钱可以慢慢想法;但是如果林哥一定要马上追究,我就只有去坐牢 了。可是怎么让林哥先把这事压一压呢?」
 
  欣儿哽咽着说:「一会林哥来了,咱们好好的求求林哥。」我长叹了口气, 说:「林哥凭什么给我机会呢?除非……」
 
  欣儿听了我的话,激动起来,惊喜的问道:「除非什么?你说啊!」我避开 她的眼光,说:「不说了,我宁愿去坐牢也不愿这样做。」欣儿的脸唰的一下白 了,她从我的吞吞吐吐中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沉默地搂着坐在一起,半天都没有人说话。过了半天,欣 儿坚决的一字一句说:「我愿意这样做。」我紧紧地搂着她,说:「不行!我宁 愿去坐牢。」欣儿急了,说:「不行啊!你一出事就什么也完了,咱们的家里怎 么办?」然后把脸埋在我的胸前,幽幽的说:「老公,你以后不会嫌弃我吧?」 我把她搂得更紧了,发誓般的说:「你永远是我最心爱的欣儿。」
 
  过了一会儿,大约5点多,老板终于进了我的家门。我把老板让到沙发上坐 下,叫欣儿倒水,喊了两声,欣儿才扭捏着从厨房出来。老板一见欣儿,顿时惊 呆了,原来,欣儿按照我的吩咐,上身只穿了一件紧身内衣,但是没有戴胸罩, 那两个结实的乳房被紧绷绷的暴露出来,特别是那两颗乳头,分外显眼;下身穿 了一条及膝丝质短裙,露出两条雪白的小腿和精致的玉足。
 
  欣儿一见老板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胸前,脸羞得通红,转身就想跑回去,我 赶快一把拽住,装作毫不在意地让她继续去倒水。老板也赶快把视线从欣儿胸前 转回来,坐在沙发上和我继续装作讨论被客户骗款的事。欣儿倒水回来见我们说 得比较激烈,也顾不上害羞,坐在我旁边不停地替我说起好话。
 
  说了半天,老板才好像很不满意的说业务部长已经向他请示报案了,但是看 在我和他的关系上,可以给我几天时间。虽然老板只是说给我几天时间,没有说 如果追不回来怎么办,但是这足以让我和欣儿千恩万谢了,欣儿激动得眼泪又流 了出来。
 
  这时我一看已经6点多了,就请老板在我家吃个便饭,老板考虑了一下,同 意了。欣儿赶快穿上外衣,去门口饭店买了几个菜,我们坐在一起吃了起来。在 吃饭中,气氛慢慢地缓和了下来,欣儿也开始有些笑意了。
 

                (四)
 
  吃完饭,我们三个又坐在沙发上喝茶,我主动开始说:「老板,听说您看手 相很灵,是吗?」老板笑着说:「胡说胡说,那是看着玩的。」我抓起欣儿的小 手,把她从我的这边拉到那边,让她坐在我和老板的中间,然后把她的手放在了 老板的手里,嘴里说:「帮我家欣儿看看。」
 
  老板把玩着欣儿的小手,嘴里装模作样的胡诌着。欣儿明白这时要让给老板 献身了,身子软得厉害,估计也没有听进去什么。反正手相看完了,但是欣儿的 手却没有被放来,老板一边和我聊着天,一边抚摸着欣儿的小手。欣儿低着头, 脸红得厉害,眼睛都不敢看人,只盯着地下。
 
  聊了几句,我又把话题转到我为欣儿买的这件丝质及膝短裙上,说着:「丝 质怎么怎么好?」说完了,我又抓起老板的手,然后把老板的手放在欣儿的短裙 上,让老板摸摸看。老板的手在欣儿的裙子上慢慢抚摸着,欣儿的脸已经红到了 脖子根。
 
  因为裙子比较短,欣儿坐下时膝盖就已经露在了外边,老板摸了几下,就已 经摸到了裙子的边缘,然后慢慢滑到了欣儿的腿上。当老板热乎乎的手放在欣儿 腿上的一剎那,欣儿身子猛地一抖,这是第一次让老公以外的人摸到这隐私的地 方。
 
  这时的欣儿已经无力地瘫靠在了沙发上,双眼紧闭,两条腿紧紧地并拢在一 起。老板的手已经离开了裙子,开始在欣儿的腿上抚摸起来,有时甚至钻到了裙 子下边。裙子在抚摸中慢慢地卷了起来,欣儿白嫩的大腿已经慢慢地暴露在老板 的眼里,连短裤都开始向外探头探脑了。
 
  我在旁边看着这一切,心「砰砰」的跳得厉害,我这纯洁得像一张白纸的娇 妻,就这样让另一个男人开始占有了。我连忙喝口已经变凉了的冷茶,强压下激 动的心情,开始最后的进程。
 
  我站起来对欣儿说:「欣儿,林哥来咱们家还没有参观过,你带林哥去参观 参观咱们的卧室。」欣儿听了我的话,脸忽然一白,然后又恢复了红色,睁开眼 睛,张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话。
 
  老板听了我的话,哈哈大笑着,说:「好啊!欣儿的卧室我可要好好参观参 观。」然后不由分说拉起欣儿的手,把欣儿拉得站了起来。欣儿望了我一眼,幽 幽的叹了口气,低着头和老板拉着手向卧室走去。
 
  我看着心爱的小娇妻和老板手拉着手,像一对夫妻一样走向卧室,刚刚有些 平复的心情又开始激动起来,也跟在他们后边。因为我和欣儿租的房子并不大, 两步就走进了卧室,卧室也不大,只有一张大床、一个梳妆台和一张计算机桌。 
  一进卧室,欣儿刚刚鼓起的勇气在羞愧中又消失一空,放开老板的手,坐在 床边,双手紧紧捂住脸。我见到这样,就示意老板先不要动,然后走上前轻轻搂 住欣儿,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欣儿,我永远爱你。」欣儿听了我的话,紧绷的 身体开始放松。
 
  我抓住欣儿内衣的下襬,慢慢向上拉起,欣儿双眼紧闭,顺从地举起手,把 上身仅有的一件衣服脱掉。欣儿雪白的上身一展现出来,好像房间也亮了不少, 那两个结实的乳房俏皮的上翘着,由于紧张,两个乳头都有些发挺了。老板在旁 边欣赏着我娇妻美好的身体,也开始脱衣服。
 
  我把娇妻欣儿按倒在床上,解开裙子上的暗扣,把裙子也拉了下来,然后迅 速抓住欣儿内裤的两边,把欣儿身上最后一件遮羞物也剥了下来,将我的娇妻赤 条条地奉献在老板面前。这时老板也已经脱得一丝不挂,那粗大的阳具在我娇妻 身体的刺激下早已抬头,摇头晃脑的左顾右盼。
 
  我对老板点点头,示意他可以上了,老板也笑着对我点点头,随即爬上了我 的床。他躺在欣儿的身边,先是轻轻搂住欣儿的娇躯,然后把嘴对着欣儿的红唇 亲了上去。欣儿显然不愿意和老板接吻,紧闭着双唇,可老板也不生气,一只手 抓住欣儿的一个乳房慢慢揉着,一边在欣儿的眼睛上亲了几下,然后是脸蛋、脖 子,最后含着欣儿的耳垂吸了起来。
 
  其实我早就和老板说过,欣儿的脖子和耳垂是她的敏感点,每次我都是在这 两个地方把欣儿搞得气喘吁吁。果不其然,在老板的挑逗下,欣儿虽然还是没有 睁开眼睛,但是呼吸已经明显急促起来,两条紧紧并拢着的美腿开始互相搓动。 
  老板不但用嘴去挑逗着欣儿,那只揉搓着乳房的手也在慢慢挑动着欣儿的情 欲。那只手时快时慢,时不时地还用两个指头夹住欣儿的乳头搓一搓。当老板低 下头用牙齿轻轻压住欣儿的乳头时,欣儿忍不住「啊……」轻轻叫了一声,老板 顺势而上,再次亲上了娇妻的双唇,欣儿这次没有拒绝,张开嘴接受了老板的深 入侵袭。
 
  老板的舌头在欣儿的嘴里肆意地翻腾,和欣儿的小舌头作着最亲密的接触, 同时揉搓着乳房的手开始经过平滑的小腹放在了欣儿的阴阜上,开始顺着那条细 缝滑了下去,轻轻抚摸着欣儿的两片阴唇。欣儿的身体在老板的手摸在下身的一 瞬间,由于极度羞愧而忍不住颤抖起来。
 
  我站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老板那魁梧的身躯把我娇小的爱妻搂在怀里亲 吻、抚摸,阴茎早早就在裤子里坚挺起来,忍不住把手伸进裤口袋里慢慢地手淫 起来。
 
  老板这时已经放开了欣儿,趴在她两腿之间,抓住欣儿的两个足踝慢慢分开 她的双腿。欣儿的下身,那女孩子最隐秘的地方,赤裸裸地暴露在老公之外、另 一个男人的眼前。老板看着欣儿的下身,嘴里啧啧称赞着。欣儿的下身虽然我已 用过多次,但还是那么红嫩,细细的阴毛既不像乱草也不荒芜,让人怦然心动。 

                (五)
 
  就在这时,我轻轻拍拍老板,老板疑虑的看着我。我也不出声,只是也上了 床,坐在欣儿的旁边,伸出手去,从老板手里接过欣儿的两个足踝,把它们分开 举高,把自己娇妻的双腿大大分开,让老板可以更方便地蹂躏我的小娇妻。 
  欣儿在我抓住她的双腿并用力分开之后,眼泪就忍不住从紧闭的双眼流了出 来,但是这时我也顾不上什么了,点头示意老板快点插进去。老板对我伸了伸大 拇指,然后用手分开娇妻的阴唇,鹅蛋大的龟头在娇妻的阴道口搓了几下,然后 慢慢地塞了进去,欣儿的眼泪又一次涌了出来。
 
  进去了!真的进去了!我亲眼看到老板那粗大的龟头硬是挤开欣儿娇小的阴 道口,慢慢地占有了我心爱娇妻的身体。我的血好像全部涌到了头顶,心脏剧烈 地跳动着,好像要从口腔里蹦出来。
 
  我回头看看床头我和欣儿的婚纱照,在婚纱照上,欣儿穿着雪白的婚纱显得 那么的纯洁,可是现在照片上穿着雪白婚纱的欣儿却羞愧地看着自己被老公脱得 一丝不挂,让另外一个男人肆意地玩弄着自己纯洁的娇躯。现在,自己的老公竟 然把自己的双腿扒开,好方便那个男人来彻底玷污这原本只属于他的身体。 
  老板的龟头慢慢地没进了欣儿的阴道,欣儿的小嘴却越张越大。虽然刚才老 板对欣儿脖子、耳垂的挑逗,已经使得欣儿的阴道不那么干涸,但是这么粗大的 阴茎还是让欣儿那只经历我细小阴茎洗礼的阴道有些承受不起。
 
  老板也非常体贴,在龟头插进去后就先停了下来。这时我已经坐在了欣儿的 头顶上,把我的娇妻的身体全部让了出来,让老板好好地品尝。
 
  老板低下头去,先是在娇妻的乳房上亲了几下,然后还是像刚才一样,一边 亲吻着娇妻的脖子、耳垂,揉搓娇妻的乳房,一边慢慢地把阴茎向娇妻的身体里 挺进。欣儿极力忍受着粗大阴茎对自己细嫩阴道的侵占,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要 被分开了,那阴茎好像要把自己捅穿。
 
  老板就这样慢慢地把阴茎全部塞进了娇妻的阴道,然后开始慢慢抽动起来。 由于我把欣儿的双腿举得很高,所以我很清楚地看到老板的阴茎在欣儿的阴道中 的抽插。老板的抽插由慢到快、由缓到急,最后那猛烈的抽动,把娇妻阴道口的 阴唇也带了进去。
 
  欣儿的眼泪已经停住了,已经承受住了老板粗大阴茎的她开始感受到下身剧 烈的刺激。欣儿的双手紧紧地抓住床单,嘴里也忍不住开始慢慢有了低低的呻吟 声。
 
  这时老板已经将整个身子压在了欣儿的身上,嘴又一次伸向了欣儿的红唇。 这一次,老板的舌头受到已经有些迷乱的欣儿的热情招待,两个舌头激烈地摩擦 着。老板那黝黑健壮1米80的身材压在白皙娇小1米65的欣儿身上,黑白分 明的两个身躯紧紧地贴合着,让我看得激动万分,在裤子里的阴茎已经有些忍不 住了。
 
  很快欣儿就到了第一个高潮,她全身剧烈地抖动着,两只抓着着床单的手几 乎要把床单抓破了。尽管欣儿到了第一个高潮,可是老板并未放松抽插的力度, 反而越来越快。
 
  不久,欣儿的第二个高潮就来临了。就在欣儿的呻吟声中,我也忍不住在裤 子里释放出了我的激情。
 
  我冷静下来,看看欣儿的样子,担心欣儿的身体经受不住这么大的刺激,就 示意老板结束。老板对我点点头,因为我事先和老板说过今天是欣儿的安全期, 所以在欣儿的第三次高潮中,老板猛抽几下,然后死死将阴茎顶在欣儿的下身, 把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全部射进了欣儿的子宫。
 
  老板从欣儿身上爬起来,去卫生间清洗身体,欣儿的喘息也慢慢平复下来。 
  我放下欣儿的双腿,对她说:「欣儿,对不起。」欣儿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激情的高潮过后,羞愧又开始占据欣儿的心理,不过欣儿实在是太劳累了,从下 午陪着我担惊受怕,到晚上和老公之外的男人做爱,加上老板粗大阴茎的用力抽 插,欣儿已经累得不行了。
 
  我拿了卫生纸,仔细看看欣儿的下身,不仅有些心疼。原来欣儿第一次经受 这么粗大的阴茎,老板又抽插得用力,欣儿的阴道有些红肿了。因为老板射得非 常深,精液都藏在欣儿的子宫里,所以也没有什么可擦的,我就把单子拉过来盖 在欣儿身上。
 
  等老板清洗好过来时,欣儿已经昏昏入睡了。我起身送走老板,去卫生间清 理了一下因为射到裤子里而湿漉漉的下身,因为心里极度疲倦,我把裤子和内裤 往洗衣机里一扔,就回到客厅开始吸烟。
 
  我坐在沙发上,满脑子里都是今晚的情景。没想到我多年的夙愿就这样实现 了,可爱娇妻终于让一只比我还粗还大的阴茎给插了进去。
 
  一想到欣儿在我怀里被老板干到三次高潮,我的阴茎忍不住又翘了起来。我 想想欣儿已经累成这样,就走到卫生间,一边回忆着刚才的情景,一边手淫着, 终于再次射了出来。
 
  发泄后我也感到累了,就回到卧室搂住欣儿赤裸的娇躯,昏昏沉沉的睡去。 

                (六)
 
  当我被欣儿叫醒,睁眼看到的是欣儿愤怒的双眼,我心知不妙。还没等我说 话,欣儿就一字一句的问我:「为什么?」原来因为心里难受,欣儿早早就起来 了,到卫生间洗漱时,发现了我昨天换下的裤子。当她发现裤子里的精液,就开 始有了怀疑。
 
  昨天的漏洞一个个被她发现,特别是我在她被干时,我兴奋得太过火了,不 但亲自脱去她的衣服,还主动把她双腿分开让别的男人干,竟然还射在自己的裤 子里,一点也不像被迫无奈的样子。
 
  我觉得完了,欣儿不会原谅我了,要永远离开我了。我张了张嘴,没有说出 话。欣儿等着我说:「你太让我失望了。」转身要走,我不顾自己还没穿衣服, 一把抱住欣儿。欣儿冷冷的说:「放开我。」我知道,如果这时我一松手,就会 永远失去欣儿。
 
  我叹口气,决定把心里最深的秘密告诉欣儿,如果她实在不肯原谅我,我也 只有死心了。
 
  我抱住欣儿,对她说:「欣儿,我爱你,今生今世只爱你一个。你不是要知 道为什么吗?来,你看样东西,这是我最深的秘密。」欣儿怀疑的看着我,我松 开手,拉着她来到计算机旁,打开计算机,在一个系统文件的最里面打开一个隐 藏着的活页夹。这个活页夹里收集着我所有的淫妻和凌辱小说,我打开胡大的 《凌辱女友》,找了几篇比较刺激的让她慢慢看。
 
  欣儿慢慢看着我打开的文章,我心里惶惶不安的等待着最后的宣判。欣儿看 着看着,脸色越来越红,小声骂着:「变态,真变态,想不到还有这种思想。」 我在旁边小声说:「也只有最爱的人,才会有这种感觉,如果不爱的人反而不会 了。」
 
  欣儿听了我的辩解,翻了我一个白眼,说:「怎么,我还得感谢你把我送给 别的男人吗?」我看到欣儿的态度已经有些软化,大胆的上去轻轻的搂住欣儿, 在她耳边说:「真的对不起,欣儿。但是我心里最爱的只有你,这辈子不会再爱 上第二个女人。求求你,原谅我,好吗?」
 
  欣儿闭上眼睛,我静静地等待着欣儿对我的宣判。等了好长时间,只听欣儿 幽幽的叹了口气,说:「一定是我上辈子欠下你的。」我见欣儿终于吐口了,激 动地一把抱起欣儿,原地转了三圈。欣儿尖叫着,双手乱捶我的胸口,笑骂着: 「你要死啦?把我摔下去怎么办?」
 
  我把欣儿轻轻放在床上,双眼痴痴地看着她。我从来没有发现,我是这么深 爱着欣儿,刚才在等待欣儿对我的宣判时,我的心都快要停止跳动了,生怕欣儿 说出「分手」两个字,我无法想象没有欣儿的日子。欣儿看到我痴情的样子,也 被我感动了,双眼里含满了柔情,我低下头,欣儿双手搂住我的脖子,我们深深 的吻在了一起……
 
  良久,唇分。我喃喃的说道:「欣儿,你不知道,刚才要吓死我了,我真害 怕你要离开我。」
 
  欣儿脸蛋红红的和我紧贴着脸,说:「活该,谁让你做出这样的事,竟然骗 你的老婆让别人玩,还亲自帮他来欺负我。」说到这里,欣儿的脸已经红得发烫 了。显然,说着说着,欣儿肯定又想起昨晚和老板的性事,特别是我抓住她的两 条腿让老板来干的样子。
 
  由于我刚醒就被欣儿质问,后来吓得一直没有顾上穿衣服,现在还是只穿个 小裤头,现在和欣儿肌肤相亲,又看着欣儿的红脸蛋,不由得心思又慢慢活动起 来。我在欣儿的红脸蛋上亲了几下,然后往下到脖子上轻轻亲着,一只手已经穿 过领口,滑向了欣儿的乳房。
 
  随着我的动作,欣儿也慢慢情动了,轻轻的喘息着。我轻轻把欣儿身上的衣 服温柔地又剥个精光,然后分开欣儿的双腿,看着已经消肿的下身,用舌头舔了 上去。我含着欣儿的阴唇轻轻吮吸着,又把舌头探进欣儿已经有些湿润的阴道, 欣儿像往常一样,被我挑逗得情动了,她双腿夹着我的头,两只手紧紧抓住我的 头发,身子颤抖着,嘴里已经开始呻吟。
 
  我舔了一会,又拿起欣儿的小脚丫,迷恋地亲吻着,把她每个脚趾都含在嘴 里吸舔。亲了几下,用她双脚夹住我早已勃起的阴茎,剧烈地磨擦着,欣儿早已 双眼迷蒙,嘴里喃喃的轻声叫着:「老公……老公……」
 
  我也忍不住了,把欣儿的双腿往我的肩上一挂,压下身去,贯革直入,一下 子冲到了没根,欣儿「哦」的一声,娇躯猛地一颤。我抓住她的两只手,和她十 指相缠,紧紧地压住,开始猛烈地运动起来。欣儿嘴里轻声呻吟,我忍不住再次 吻上她的双唇,和她唇齿相交。
 
  干了一会,我又把欣儿反过来,让她跪在床上,从后边再次冲了进去。欣儿 轻摇着臀部,不时回头和我亲吻。我抓着欣儿下垂的乳房,不由得猛抽几下,尽 喷而出。
 
  云雨之后,我和欣儿赤裸裸的搂在一起,半天,谁也没有说话,慢慢平复激 动的心情。忽然,欣儿惨呼一声:「完了,今天要上班!」
 
  「啊?」我也傻眼了,今天我也要上班啊!
 
  欣儿赶快打电话,幸好她的人缘很好,一个值夜班的小姐妹见欣儿快上班了 还没来,就主动替欣儿上了一个班;但就是这样,因为没有事先请假,还是被罚 了钱。我就更惨了,我的班没法被人替啊!我赶快跟老板打电话,把事情说了一 遍。老板一开始听到欣儿知道了昨天是骗她,还吃了一惊,后来听说我已经把事 情摆平了,才哈哈大笑,准了我一天假,让我好好安慰安慰欣儿。
 
  我放下电话,心想:『哼!老婆就叫你白玩了,你还说什么?』我想都请了 假,就没事了,又想去搂欣儿,谁知道欣儿像游鱼一样划开,娇嗔说:「快去把 你的裤子洗了。」
 
  「完了!」我垂头丧气的去洗了洗下身,穿上衣服,开始洗暴露了我秘密的 裤子。
 
[ 本帖最后由 皇者邪帝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皇者邪帝 金币 +10重发奖励!